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黄轩:我骨子里的野心,要打破我的安全状态

内地新闻 时间:2018-01-15 浏览:
“膨胀什么?自满什么?你差得远着呢,这个世界上的伟大演员多着呢,伟大的艺术家多着呢,伟大的思考多着呢……”

“膨胀什么?自满什么?你差得远着呢,这个世界上的伟大演员多着呢,伟大的艺术家多着呢,伟大的思考多着呢……”

“人一生都在跟自己的童年打交道,它直接映射出你的轨迹和方向。我现在还是有很多不安,经历的这一切也有不真实感,但又惧怕安全感。”

刚刚过去的2017年贺岁档,最具话题性的两部大热影片《芳华》《妖猫传》的男主角都是黄轩。他所饰演的角色跨度可以用“穿越”来形容:一个是文工团里的活雷锋;一个是唐朝大诗人白居易。在《妖猫传》里,黄轩颠覆性地把白居易浪漫、多情、童真、痴狂的一面放大表现。

这还是白居易第一次被搬上大银幕。黄轩拿到这个角色,先去网上找图片,可只找到一张蓄着长长胡子、老头模样的画像。他开始研究这个人物,收集一切有关的资料。

“他一生写了2900多首诗,有800多首诗在写喝酒,跟酒有关,这点跟我很像。我再看他的诗,他热爱自然,我也喜爱自然,喜欢游山玩水。我就觉得有共性,心里就有底了。他是多情的,我也是多情之人。我没他那么极致,还有内敛、羞涩的地方,那我就要考虑怎么把这些东西放大。”

演《妖猫传》时,除了尽可能多地诵读白居易的诗,黄轩每晚临睡前都会打坐。这也是导演陈凯歌对他提的要求,让他自我催眠,睡前静坐15分钟,心里不停默念“我是白居易”。

黄轩白天拍戏,晚上喝酒、不停地读诗。“一种最简单的方式,就是你尽可能地活在他的世界里,就像修行、念经一样,”黄轩说,“我都要拍《芳华》了,有一天晚上自己喝多了,早上起来看到桌子上还放着一本白居易诗选,我一看,是《潜别离》这页。在我看来,这是一种延续,它已经逐渐地让你身体的内在能量发生变化了。”

黄轩最早接触这种浸入式的表演始于跟导演娄烨的合作。电影《春风沉醉的夜晚》有一场戏,黄轩饰演的角色回到家,接到了一个电话。黄轩找娄烨说了很多自己的想法,结果娄烨说,随便你呀,这是你家。

在《推拿》里,有场盲人小马复明的戏,黄轩在请教过盲人朋友以及自己琢磨之后找娄烨聊怎么演这个角色,对方对他说,我哪儿知道,你是小马啊。

在许鞍华执导的《黄金时代》的结尾,刚刚见证了萧红死亡的骆宾基走在满目疮痍的香港街头,口中嚼着一块糖,突然悲从中来、泪流满面。有记者问他那一刻在想什么,他讲了一件小事:父亲去世之后的一天,他蹲在昏暗的楼道里整理父亲的遗物,脑子里不知在想什么,这时电梯到了,开电梯的阿姨问要不要帮忙,他从地上抬起头,眼泪哗地就出来了,“那种感觉就跟那幕戏一模一样”。

在黄轩眼里,父亲是个内敛、低调又善良的人。年少时跟着家人从北到南地颠沛流离,家给他的感觉是压抑的。在他11岁时,父母离异。初中起,黄轩寄宿在广州舞蹈学校,孤单地度过了六年青春期。他曾在电视访谈里描述当时的心境:“曾经很长一段时间,我最好的朋友是宿舍门前的三棵大树。我习惯性地对着三棵树悄声讲话,借此释放内心压抑的情绪。我为这三棵树分配了角色——一棵讲学习,一棵讲情感,一棵讲朋友。”

舞蹈学校毕业前夕,黄轩原本被选为“苗子”参加比赛,却因为练功太狠受伤,错失了机会。躺在床上看了十多部电影,他忽然爱上了表演,跟家人商量能否转做演员,只有姑姑支持他,可北电、中戏都是到三试时被刷,无奈之下,只好进了北京舞蹈学校音乐剧系。

那时,住在通州的父亲每周往返三、四个小时去看他,给他送吃的,还常带他出去喝点小酒、聊聊天。这种亦父亦友的关系几乎弥补了黄轩前20年生命中的情感空缺,而父亲却在“眼看着一切都要好了”的时候去世了。

父亲去世48天后,他在博客上贴出一篇《给爸爸的信》:“你知道吗,你离开了,我觉得好孤独,好孤独……这么大的北京就剩我一个人了……没有人能够像我们这样的相互了解,血脉相通……我觉得命运对我和你都好残酷。”文章结尾是10个“我想你”。

当黄轩收到《芳华》剧本时,他第一时间给冯小刚发了很长的短信,表达自己的心意,“我说我脑子里老浮现的是我爸的那个样子,我一直想饰演一个如我父亲般的人。”

“他内心是澎湃的,表现上很得体。你感觉他有点不安,但是他还是能克制。最主要的是,我觉得黄轩给人感觉,第一印象就是很诚恳,话不多,眼神里面特别善良。所以我一看到他,觉得刘峰应该是这样。你能看到这是一个好人。但是如果你陵暴他的话,他是不会屈服,这样的一个人。”合作完《芳华》,冯小刚毫不吝啬对黄轩的赞美。

出道十年,黄轩演了15部电视剧,19部电影,是唯一一位与张艺谋、陈凯歌和冯小刚三位大导演合作过的85后演员。2014年,《推拿》里的小马为他赢得了柏林电影节最佳男主角提名,《黄金时代》里民国作家骆宾基的片尾那场戏被誉为“教科书式”表演,之后的国民剧《红高粱》更把他推到了大众面前,那一年被大家认为是黄轩的走红年份。随后几年,《芈月传》《亲爱的翻译官》等话题热剧让黄轩有了更高的辨识度。

他很少发工作以外的微博,至今粉丝量刚过800万,是炙手可热的小鲜肉演员的四至五分之一,单条的回复量也只是他们的零头。南方周末记者问他接下来的工作是否该冲流量了,他转头看向经纪人,露出孩童的一面打趣道:“对啊,今天买热搜了吗?”然后,他平静地说,“我也希望自己是个有名的演员,但那只是愿望,不是目标。”

2017年,黄轩只接了《创业时代》,别的时间都在休息,早上一杯茶,晚上一壶酒,静坐、发呆、看书、写字。

写字的习惯始于父亲去世那年,黄轩情绪低落,有天在一个快被拆的批发市场的文具店里,买下一套正在甩卖的文房四宝。没有一点书法基础的黄轩对着描红本一个下午接一个下午地写,反反复复地练横竖撇捺,从那以后,他就爱上了书法。笔墨纸砚也成了他进剧组的随身行李。

拍《芈月传》时,只要没有他的戏,他就在一旁放开宣纸、研开墨汁,安安静静地写字。他的行李箱里还有书、茶具,若不拍晨戏,便慢悠悠地起床,烧水、沏茶、看会儿书,再去片场。有次家人去剧组探黄轩,惊讶地直呼:“这简直就是出家人的日子啊!”

《妖猫传》拍了五个月,《芳华》又拍了五个月,之后是四个月的《创业时代》,黄轩觉得自己这一年多有种被掏空的感觉,迫不及待地向经纪人请假。他内心一直深埋着一个想法:沿街乞讨——他打算拿出一个月的时间,买张往返机票,飞到一个陌生的小国家,完成这个愿望。

我特别不喜欢“人设”这个词

南方周末:你说过从《妖猫传》剧组转到《芳华》剧组,好像有点恍惚。

澳门威尼斯人官网:鹿晗联手梅西打破次元壁 共燃

澳门威尼斯人官网:鹿晗联手梅西打破次元壁 共燃

鹿晗联手梅西打破次元壁 共燃2018足球明星赛,...[详细]

吴克群认爱陈语安!外型甜美是胡歌同门师妹

吴克群认爱陈语安!外型甜美是胡歌同门师妹

吴克群在谈及陈语安的付出时也表示,“她在妈妈生病到临终前,...[详细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