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卫西谛:365天,和电影生活在一起

电影评论 时间:2018-01-12 浏览:
先后在《中国消息周刊》《新世纪周刊》《看电影》《南方都市报》《新京报》《普知》(读者文摘中文版)、《纽约时报中文网》《生活月刊》《都市快报》(杭州)、《旅行摄影》等媒体开设电影随笔相关专栏。出版有电影书籍十余种。多届上海电影节、中国独立

先后在《中国消息周刊》《新世纪周刊》《看电影》《南方都市报》《新京报》《普知》(读者文摘中文版)、《纽约时报中文网》《生活月刊》《都市快报》(杭州)、《旅行摄影》等媒体开设电影随笔相关专栏。出版有电影书籍十余种。多届上海电影节、中国独立影像展、华语传媒大奖的选片人与评委。第49届金马奖初审评审。

出版有个人随笔集《未删的文档》《我们都是人生的学徒》,独立出版摄影集《WAY AWAY:66号公路》

1.一年前,你发起了“花一整年时间去专门重温电影史上的杰作”的计划,现在,每天一部经典观影和写作的计划已经完成,目前是什么表情和状态?

确实,完成后有个“365days”的小庆祝。在朋友们为我庆祝时,我只说出“不容易”的感言。完成了当然很高兴,久违的照常生活又回来了。但表情很平静,状态很松弛,和平常一样。因为这个计划在过程中已经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,但又只是一小部分,所以表情和状态没有大的起伏。当整个项目结束的那天,实实在在地感到一种轻松。这下好了,又可以去追美剧,出门不需要计算时间,夜晚也可以虚度,也不错。

那种感觉怎么说呢,就好像完成一件不容易的劳动,既松了口气,又感到骄傲。可以对自己说:我做完了。

其实生活什么都没改变,明天该来的烦扰一样不会少。在我看来,通过这365天,我认识到形成自己的生活和工作的节奏,比什么都重要。

2.你发起“和电影生活在一起”这个项目计划的初衷是什么?

初衷源于生活的焦虑。这种焦虑也许是因为原先的影评和专栏工作的环境已飞快改变,也许只是来自年龄或别的自身原因,总之这个项目是我意识到自己需要做一些调整、但不知道如何调整时做的决定。我决定花上一段时间。哪怕这段时间所做的是一件无用的事,但又相对有趣的事。它能让自己立即行动起来,重新激发一些创造的力量。

记忆,在我看来就是电影之魂。就像塔尔科夫斯基所说的“雕刻时光”就是捕获记忆。前不久去看《寻梦环游记》,入场前知道是讲死亡的,看时才明白实质是在讲记忆,这让我深为感动。我在倒数第三天写《戏梦人生》时还写到:正是记忆,使人成为了自己,获得了存在的价值。看完这部动画片,我感到一种慰籍。

这365天,它为自己、也为读它的人增添了365天的不一般的记忆。这不是庸常生活的年复一年叠加,而是被创造出来的每天都崭新的记忆。

3.这期间有没有动摇和想放弃的时候,一年下来最大的收获是什么?

当然有焦虑和想放弃的时候,但都化解了。兴奋期大概也就是前三个月。之后确实逐渐疲惫、时而厌倦,也曾经躲起来暗自抽自己嘴巴。但遇到写得顺、写得好,也会很满足。总之越写,就越觉得“不管多难好像总是可以的”。

最大的收获是读书。因为每天观影很容易,但写作是一种输出。输出的主要是感受力,也需要大量的电影史知识做背景。所以反倒是把家里囤积的上百本电影类书籍都翻阅了一遍,是项目开始前没有想到的收获。

4.你在这期间和影迷的互动吗,你的选片尺度是什么?会不会被影迷的要求左右?

有互动。也有影迷问要资源的,这个有点爱莫能助了。但大部分时间还是很孤独。因为你看的、谈的都是几十年前、一百年前的电影,不是热点、简直是冰点,几乎没有人关心它们,所以谈不上互动。

选片尺度是电影史上公认的经典,加上我私人观影史重要的片目。年代是2000年之前。不会为影迷左右,但确实会根据自己的表情和生活状态做一些调整。

5.你的日常看起来并没有被(完成计划)打乱,自驾游、给电影节选片、出版新书、进剧组等等全都照常,完成这个常人感觉“不可能完成的计划”最大秘籍是什么?

我原先的设想就是,在“照常生活”中完成这个计划,这个计划每天也就是花费4-5个小时。能顺利完成,主要依靠的是意志力和时间管理。关键是时间管理。

因为看电影和写作是不能碎片化的,它们都必须要相对完整的时间。现在回想起来,在过去一年当中,我的心里永远在排列组合时间。从前我很容易把整块时间打碎,一会儿来个网购点个外卖、一会儿收货吃饭都拍照修图发朋友圈、再过一会儿看看朋友圈有没有点赞……做做这个、做做那个、再刷会手机,时间太容易被浪费掉了。但这一年我所做的是,反过来,通过合理安排事务,减少一些不必要的消遣,把原本“碎时间”酿成“整时间”。

我的项目能做完,是学会了如何让碎片化的时间重新整合。

我几乎是随时都在盘算下个月、下周、明天要做哪些事,然后根据这个实际情况,安排看什么片子、怎么写。

回过头来,我会发现自己不是每天挤出4小时来,而是好像每天多出4小时来(不然也就浪费掉而已)。

(问:最难的‘坎”怎么过来的?)

真正想放弃的时候,实际上是快到终点时的最后两个月。当时突然有一种强烈的“完成了又怎样”的想法。加上接受了去梅县拍戏的邀请,觉得要想在剧组里继续难度实在太大。差一点就放弃了,后来很幸运被朋友骂醒了。

6.你讲过自己看碟的经历,“90年代中期,刚入社会,花了一个月工资,买了一台昂贵的VCD,配在14寸的电视机上,那里就成为了你在现实里小小的遁迹所。跟着屏幕一起哭一起笑,逃避生活,也学会生活……”回头看,你觉得看碟时代最难忘的是什么?

最难忘的是当你孤独时,有好电影陪伴。好像荧屏上的人物比较懂自己,能说出自己心里的话,能带你去远方,同时也在拓展自己的情怀和眼界。

7.这52周的片单顺序是怎么安排的?以什么作为参考才能每周都形成有趣的单元?

片单完全是按照生活状态和当时表情安排的。比如去西班牙的半个月,就写了西班牙电影;去日本看了日本电影;在梅县拍戏,最后写了侯孝贤。还有在最忙的一周里,就安排了早期的短片(耗时短)。觉得最没劲的时候,就安排了动画片(比较轻松)。

我每周的单元,主要是通过电影史的时期、国别、类型、主题、导演专题来构成的。要组织成这样52个单元,首先需要一定的观片量和对电影史的熟悉程度。排片时我也会参考一些榜单,诸如最伟大的喜剧、最伟大的英国电影、最伟大的爱情片等等,但作用极小。另外,我有一个非常厉害、也很合拍的“选片顾问”,给我帮助很大。

8.《我们都是人生的学徒》是你的首部人生随笔集,透过电影看人生。看电影改变了你的人生?电影对你来说是什么?

我做过很多本电影类书籍,被称为“人生随笔”,大概是出版社觉得这样会好卖一些。就我个人而言,电影确实改变了我的人生,从一个学土木工程的结构师,酿成一个我热爱的文字工作者。

我所选择的电影,绝大多数是对自己胃口的经典之作,不会看厌的那种。写作实际上是帮助我梳理自己的看电影记忆,也帮助我学习之前不了解的电影文化。写的过程促进我去理解、思考这些电影。

如果你想做的一件事,不纯粹是自己喜爱的事,而是怀着功利的目的,除非跟人签了合同,有法律制约,否则可能很难坚持下来。当你发现自己每天都因此有收获,每天都让自己感到充实,你就能继续下去。

9.你写电影评论和随笔已经将近20年,你如何坚持写真情实感的影评?